善惡終有報,婆婆罵走好兒媳,晚年凄慘無人憐

 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老家鄰居里有這麼一戶人家比較出名,幾乎整個村子都認識,原因就是有個兇悍的老太太。這些事也是聽我媽他們幾個老人閑聊聽到的,幾分真假各自辨。

這個老太姓陳,老伴去世得早,兒子還在上高中的時候就走了。還好老伴做海鮮生意的,留了比錢,夠他們娘倆兒活一輩子的了。我們老家靠海,算是比較有錢的村子,所以會有人家嫁姑娘來都不要彩禮。陳老太又覺得自己家富裕,就整天吹牛,說自己兒子怎麼優秀,要娶個多好的姑娘回來。

她兒子小陳確實不錯,985大學畢業后考了研,回家考上了縣城的公務員,有點小權,陳老太就各種顯擺,為兒子驕傲得很。她兒子娶了個當地的高中老師,住在縣城裡。陳老太就以自己獨居沒人照顧為由,要和小陳夫妻倆一起住,陳老太說:「萬一我摔了磕了,到地上起不來了,等你們回來,我都變成白骨了。」小陳比較聽話,勸說媳婦同意住進來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陳老太剛住進去還好,過了大半年,竟然趁兒子兒媳不在家,偷偷溜到他們房間去偷看存摺,發現都是寫的兒媳的名字,還順走了幾千塊的現金。打開衣櫃一看,還有幾件帶蕾絲的內衣,老太太就認為兒媳有點水性,就吵開了。兒媳更加不樂意了,覺得婆婆侵犯隱私,還偷錢。陳老太就開始作了,竟然和親戚說兒媳在外頭偷人,說她兒子不可能會買那些個情趣內衣給她穿的。這件事後來平息了下來,是兒媳主動讓了步,道了歉,但這也成為了埋著的炸彈,隨時爆炸。

過了兩年消停日子,兒媳生了個兒子,陳老太是高興壞了。她的手也越深越廣,想要控制整個家,兒媳回來的晚了她要說,「都結了婚,還回來那麼晚!」兒子吃個飯上個早教班她也管,反正是喊著為孫子好,和兒媳對著干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關鍵是,小陳變成了透明人,不聞不問家事,這無疑是雪上加霜。

陳老太的那一招又用起來了,就是栽贓嫁禍,說兒媳和同校的一個老師好上了,因為那次那個男的送兒媳回家,陳老太在門口等了1個多小時,那個男的才走,這事兒搞的眾人皆知,她還跑到學校去鬧,影響特不好。後來,陳老太也沒十足的證據,但她不肯就勢下台,還說:「只要她跪下來和我道歉,我就不計較了。」

沒幾天,小陳就接到老婆娘家人的通知,說要離婚。小陳這才慌了,各種去求媳婦回頭,當然是無功而返。陳老太不以為然,覺得自己兒子優秀,家裡有錢,還愁找不到對象么,她說那離了婚的兒媳:「到是她,都生過兒子了,誰會要她那個老貨。」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此後,小陳斷斷續續地交往過一些女人,可想而知,好姑娘都知道有這麼個婆婆,誰敢嫁給她。最後娶了個東北女人,已經離過兩次婚了,帶著倆女兒來,分別是兩個前夫的。這個女人特彪悍,陳老太遇強則弱,慫了下來。這個時候,她還讓兒子去找前妻,說只要認個錯,還能回這個家,陳老太對比了兒子交往的這麼多女人,才發現第一個兒媳的好。但人家肯回來么,早就再嫁了。

新兒媳一直鼓動小陳把陳老太送去養老院,這個時候剛好老家要拆遷,陳老太不想把家產都落在這個女人手裡,忍氣吞聲地各種討好新兒媳,只求不要讓她去養老院。

後來聽說老太太你問被送去了養老院,因為在家裡摔了一跤,走不了路了,新兒媳不照顧她,兒子也不理她了,陳老太最喜歡的孫子也被第一個兒媳帶走了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不知道陳老太會不會對以前她做的那些事後悔呢?

正所謂,人在做天在看,善惡終有報啊!